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箫的博客

黄箫的油画作品

 
 
 

日志

 
 

黄箫《大观园 之 花开彼岸》 100×100厘米 布面油画 2014年  

2014-07-10 18:45:20|  分类: 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箫《大观园 之 花开彼岸》 100×100厘米 布面油画 2014年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恨凤姐,骂凤姐,不见凤姐想凤姐。

王熙凤应当算红楼十二钗中最光彩照人的了,似乎永远都是金灿灿明晃晃的,人未至而笑先闻,恍若神妃仙子。贾府的女眷中,贾母年老,王夫人仁懦,尤氏软弱,李纨守寡,可卿早夭,宁荣二府的管理重担落在了凤姐一个人身上。

在凤姐生病期间,李纨、探春和宝钗协助她管过家。李纨失去了丈夫的支持,已经丧失了家族中的话语权,只能抓住一切机会为自己和儿子多攒一点钱;探春的性格则是十分疏朗开阔的,智慧有余而权谋不足,加之年纪尚轻,具体事情可以做的很好,掌控全局调节各方平衡的能力暂时不足;宝钗外表木讷柔和,心机深藏不露,这点远比凤姐高明,贾府上上下下,没有不喜爱、不夸赞她的,但是在正式成为宝二奶奶之前,宝钗是“不关己事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的。贾家的当家人,也只能是凤姐了。好在她本就是喜权力、好风光的人,不管多累多辛苦,也要把工作做好,权力抓牢,以致最终累成了血崩之症,被休弃之后惨死。

在贾母王夫人及一众小叔小姑眼中,她聪明能干又伶俐风趣,而在下人眼中,她却是“嘴甜心苦,两面三刀,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她弄权铁槛寺,克扣下人工资并使用暴力,耍死贾瑞,逼死尤二姐,和贾蓉不清不楚。

她盗用贾琏的印章,包揽诉讼,收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虽然那对痴情小鸳鸯的的死,主要责任在女孩父亲的贪财慕权,但凤姐也撇不清关系,这个应该是最后她被判入狱的主要罪行。

对待下人比较严苛,经常责打是真,不过那帮下人,个个刁顽奸懒,不立规矩下狠手也真是不行。克扣下人工资只是凤姐敛财手段之一,贾府已经是个摇摇欲坠的空壳子了,鲜花着锦,吸引来的除了蜜蜂更多的是马蜂,烈火烹油,空气中绽放着烟火也飘荡着烟灰。这一点管家的凤姐比谁都清楚,能捞则捞,攥到自己手里的才是实在的,只有探春那种没出过绣房的傻姑娘,才会从缩减自己的月钱开刀,真心实意的为了这个家族打算。

贾瑞之死不能算在凤姐头上的,这种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癞蛤蟆,居然也舔着个大脸来调戏凤姐,这对心高气傲的凤姐绝对是莫大的耻辱。况且开始时给贾瑞留过面子,他自己不知悔改,才接连被耍,最终抵御不了风月宝鉴中的诱惑,自寻死路,应了那句“不作死就不会死”。

我们虽然同情尤二姐,但凤姐的行为也是可以理解的。如果她也像姑母王夫人一样,有个贾府为之仰仗的做贵妃的女儿,有个人见人爱又是贾家爵位继承人的儿子;如果尤二姐也像赵姨娘一样人见人厌;如果她的丈夫能像贾政一样,至少表面上遵守儒家伦理道德;如果她自己像她的姑母一样平庸一些……也许她都有可能像王夫人学习,放尤二姐一马,与她和平共处。可是不行,巧姐这个唯一的女儿尚在襁褓能否养大都未为可知,而她的血崩之症日益严重,已经丧失了生育能力,若尤二姐生下男孩,她自己的地位就很是危险;况且二姐模样漂亮,连贾母都忍不住夸赞,而且性情温和,远比凤辣子讨家里上下一干人等的喜欢;贾琏又是那样一个朝三暮四、抓住一点机会就去偷腥,而且与偷情对象商量怎样把凤姐弄死的薄情郎;最最主要的是,凤姐能干,有本事。论出身,我们家比你贾家有实权,论能力,我管着这么大的家,你贾琏就是个纨绔子弟,她咽不下这口气。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凤姐也似乎只有除掉二姐了。

其实凤姐的悲剧正是在这里,她再有本事,再有能力,也只能在贾府这个舞台上,以贾琏妻子的身份表演,一旦这个台子塌了,这个身份没了,她的一切努力便都没有了意义。这不仅是凤姐的悲哀,也是男权社会中,全体女性的悲哀。

焦大说,“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扒灰的人选没有争议了,养小叔子的却有好多解释,其中就有人说是凤姐和贾蓉,我认为这不可能。首先,贾蓉不是凤姐的小叔子,而是她的侄子,他们当着刘姥姥暧昧的那一次,大约发生在凤姐嫁入贾府的第三年,凤姐这样的贵族妇女,身边是一刻也离不开下人的,不但有平儿、丰儿、半儿、小玉等一众人簇拥着,连和贾琏同房,都有平儿在边上伺候,况且她又是掌家奶奶,随时要处理公务,要和贾蓉有什么越轨的行为,实在是难。还有一种说法,就是“小叔子”是指宝玉,只是“养“的行为,发生在狱神庙之后,是一种预言。凤姐和宝玉双双沦落为乞丐,相伴走完余生。这种说法忽视了凤姐的血崩之症(子宫癌),她应当是在狱神庙时间后不久就死了。同时,这种说法忽视了宝玉那句“个人得个人的眼泪”。如果说黛玉宝钗晴雯袭人等,是前世与宝玉有纠缠,今生随他一起下凡了断。那么凤姐和贾琏,也必是有着说不清的前债,今生结为至亲至近的夫妻,却要互相折磨,互相猜疑,使对方如同生活在地狱,受尽煎熬。

凤姐像极了那朵血一样鲜艳的彼岸花。地藏王菩萨在超度这种花的时候说,你脱身而去,得大自在,为何要把这无边的恨意留在本已苦海无边的地狱里呢?爱情是什么?不过一碗水罢了,有今生,没来世,纵然你记得,他若忘了,跟真的忘记又有什么不同?

  评论这张
 
阅读(168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