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箫的博客

黄箫的油画作品

 
 
 

日志

 
 

积木的记忆  

2011-07-21 12:45:0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给女儿从网上买了一套积木,今天送到了。淡淡的木头的清香却勾起了我无数美好的回忆。

       小时候我玩的积木是爸爸亲手给我打的,刷着五颜六色的油漆。每个爸爸都是女儿心目中最伟大的爸爸。那时我的爸爸和耶稣的爸爸是一个职业——木匠。我睡觉的小床、吃饭的小桌子、玩耍时的小椅子都是他自己做的。

       每个女孩都有恋父情节,不论你是否愿意承认。它总会深植在你的潜意识之中,影响你今后对异性的喜好和选择。长期以来,我一直觉得小眼睛,小个子,深沉寡言却又心思细腻的男人有着无穷魅力。这毫无疑问是父亲的标准。然而我最终却嫁了一个大眼睛,身形健美,话痨一样的粗心人。我一直不知道是为什么,也许是因为爸爸并不是一位传统意义上的好丈夫,也许是因为潜意识里觉得高深的男人太危险。这种最终选择一位和自己理想中的白马王子完全相反的人作为配偶的奇怪现象,广泛存在于我的女友之中,也是我们聚会时经常讨论到的问题。

       对爸爸的回忆都是夏天的——似乎我们从来没有一起过过冬天。夏日的傍晚陪我在广场上玩沙子,玩累了,笑嘻嘻的掏零钱给我买橘子味的汽水和宝塔冰棍儿;带着我爬泰山,我爬累了就耍赖让他背着我,趴在他汗津津的背上颠颠哒哒的看着满山的松树,满天飞舞的垃圾和五颜六色的游客;晚上出去吃饭,回来的路上昏黄的车灯透过蒙蒙的细雨,一下下的晃过我的眼睛。

       爸爸留给我的东西不多,甚至屈指可数。有一件他穿过的棉坎肩——一件绿色花纹的缎子坎肩,我一直穿着它画画,很多地方都露出了棉絮,但是非常暖和舒适。有一次从杭州回来,发现妈妈把它拆掉了,换了一个粉紫色人造棉碎花的面儿,而把那个缎子面儿给扔掉了。因为在妈妈看来它太破旧了。我很郁闷却也没有说什么。又过了一年,妈妈认为里面的棉花时间长了不够暖和了,在没有通知我的情况下给我换了新棉花。至此,爸爸的这件棉坎肩已经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但我仍然每个冬天都穿着。就如我们深爱着我们的故乡,即便她已经面目全非。

       我喜欢看穿越时光的电影,也喜欢研究一些这方面的理论(虽然我很讨厌物理课),有的时候会想,如果我能回到过去,那么我想改变一些什么呢?我想回到那个可怕的中午,提前打电话给急救中心。那么一切都会不一样。可是根据现在理论,人类即使回到过去,也是不能改变历史的。那么就好好再享受一遍那段美好时光吧。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