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箫的博客

黄箫的油画作品

 
 
 

日志

 
 

爱的延续——我的生产记录  

2010-09-12 14:27:53|  分类: 我爱糊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的延续——我的生产记录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爱的延续——我的生产记录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8月30号晚上,老公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看球,我洗好澡,换了一件纯棉的无袖睡裙,随手翻看着一本很搞笑的畅销书,正乐着呢,突然觉得小腹不轻不重的疼了一下,接着就有很多液体乎乎的流出来。我的脑袋一下子就蒙了,我离预产期还有20多天呢,还不到生的时候啊。

赶快喊老公:“坏了,我是不是破水了?”

他掰开我的腿看了一眼,连忙跳起来套衣服,“快快快,快去医院!”

“可是,我没见红啊,不是先见红,再宫缩,然后再破水吗?”

“你这不正常啊,所以要赶快去医院。”

但我之前听说很多准妈妈以为自己马上要生了,匆匆赶到医院,却被医生赶回来,或者在医院里等上好几天。“你上网查一下,破水之后是不是要马上去医院。我收拾东西。”

“有什么好查的?羊水流光了你怎么生?快点走!”他这样说着,还是打开了电脑。

这时我倒不怎么慌了,找了两个大的袋子开始装东西。幸好该准备的东西我都放在了宝宝的婴儿床里,收拾起来倒也快。

待产时要用的巧克力、红牛、脉动、吸管、杯子、MP3、手机、充电器——

我听到老公在咒骂,“你这是×××什么破电脑?这么慢!”

我继续往包里装东西,宝宝生出来之后要用的,产妇卫生巾、产褥裤、哺乳文胸、防溢乳垫——

“网上说必须马上上医院。”

老公跑到客厅,看我还在不紧不慢的收拾东西,他已经出离愤怒了:“你还管这些破玩意儿干嘛?快走啊,我回头再回来给你拿!”

最重要的,户口本、身份证、孕妇手册、妇幼的孕妇卡——

我晕,还有最最最最重要的一件东西——现金!

老公傻眼了,“我今天刚给员工发了工资——谁知道你生的那么快——只有两千多现金了,还在会计手里。”

这回轮到我愤怒了,“早就告诉你让你把钱准备好,哪有卡着预产期生的?提前几天不是很正常吗?有多少钱你都投到买卖上,日子还过不过了?”我嘴里说着,手却不迭地掏手机给我妈打电话,关键时期,还是老妈靠得住。

关机。

郁闷,早上她刚告诉我从今天起她会24小时开机。

“先去我妈家!”

匆忙关上门,上了电梯才发现自己只穿了一件睡裙,胸罩内裤都没穿。也好,省得到时候再脱了。

我躺在汽车后座上,睁着眼睛望着窗外。由于视角降低的缘故吧,熟悉的城市,熟悉的夜,都变得很新鲜和陌生。建筑、灯光、车辆,全都不见了,能见到的,只有灰红色的天空下,黑色的张牙舞爪的树。

一直以来自以为功课做得很足,却没想到会遇上这种不见红,不宫缩,就先破水的事情。这样还能顺产吗?

虽然我的条件不是很好,个子矮,骨盆小,孕期体重增长的又很厉害,但我一直为自己打气,一定要坚持顺产!顺产对大人孩子都有好处自不必说,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我想体验一下分娩的感觉,这种感觉对女人来说是最重要的人生体验之一,我不想错过。而且,顺产是允许丈夫陪产的,剖腹产因为属于手术,所以是不可以陪的。我觉得让丈夫参观一下生孩子的全过程是很有必要的,用黎叔的话说,就是“通过实战锻炼队伍”。

所以基本上整个孕期,我都坚持自己做家务,坚持工作,坚持每天长距离的步行。为的就是有一个良好的状态,迎接宝宝的到来。谁知这一切都被打乱了,让我不知所措。就在这天上午,我刚刚去妇幼例行检查,大夫只让做了一个胎心监护,我问要不要再做个B超,大夫说还太早,等下周体检时再做。所以现在宝宝的情况怎样,脐带是不是绕颈,我都不清楚。28周做心脏B超的时候,宝宝是有脐带绕颈一周的情况的,但已经过去两个月了,是绕回来了呢?还是绕的圈数更多了呢?

车停了,应该是到妈妈家了,很快听到了老公爬到三楼狂擂铁门的声音。一楼养的小狗也跟着狂吠,楼道里的声控灯接连亮了起来。我暗笑,这么大的动静哪里像是报红事的。

28年前,也是一个黑黑的深夜,爸爸把妈妈送到医院,随后我出生了。28年之后,轮到了我被老公送往医院。生命的轮回真是神奇啊,二三十年,也就是一呼一吸之间吧。

到了妇幼了,直奔一楼急诊,一个瘦瘦的男大夫值班,简单询问了情况,就让我直接去五楼的待产室。待产室分成大间和单间两种,所有的产妇都要先去大间等待,等到宫颈口开到3厘米的时候,如果丈夫愿意陪产,交钱之后就可以进入单间了。那时就可以打麻药做无痛分娩了。

大间的待产室有十来张床,躺了两三个产妇。护士把我安排在冲着门的一张床上,让我躺下。我看了一下表,11点35分。随后护士为我建病例,她问得很仔细,我答得也很清晰。她问我:“你脑子够清楚的啊,是不是肚子一点不疼啊?”我说痛的不厉害。我又问什么时候能生啊,她说:“痛得不厉害那你且等着吧,有在这里等上两三天的呢。等明天早晨上班了给你做个B超,看看孩子的情况。如果你要求提前生,到时可以给你打催生针。”天啊,等上班还要八九个小时呢!

我掏出耳机来塞到耳朵里,史上最牛历史老师正在讲岳飞。这是我分散注意力和催眠最常用的办法。宫缩来临时,我就用孕妇课堂里学的呼吸法来对付,果然,一套呼吸做完,阵痛就过去了。我把手机调到读秒的状态,眼巴巴的盯着看,疼痛间隙从二十分钟,逐渐缩减到十分钟,五分钟,疼痛时间从30秒,增加到45秒,50秒,一分钟。我记得书上说这种情况宫颈应该开了两到三个了,心里很高兴,因为疼得越厉害,离生产就越近了,我嘴里不住的念叨着,宝宝,我们一起加油!

这时时间是8月31日凌晨2点钟。

我叫来医生,“能不能帮我看看开到几指了?能进单间了吗?我准备做无痛。”医生直冲我撇嘴,“这才多长时间啊,估计你宫颈口还没开呢。”“我已经只有5分钟间歇了,帮我查一下吧。”

大夫很不乐意的为我做了肛检,大呼小叫起来,“哎呀呀,开了两个多了,怎么这么快啊!送产房吧。”旁边另一个医生说,“产房满着呢,没空。”为我做检查的医生哦了一声,“那你就再等等吧。”说完就转身走了。我心里暗骂,NND!你说的倒轻巧。

之前我在网上看到的肛检啦,插导尿管啦,侧切啦什么的,都觉得一定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可是这时我一点也没觉得有什么,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其实这种时候,就算让我光着屁股围着泉城广场跑一圈,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大不了了。

这时听见产房里传来一个女人章丘口音的国骂声,似是在骂她老公,还说不生了不生了,要求剖宫产,声音哀婉悲切,像是在唱歌,节奏感和韵律感都很强,拖着长长的颤音。要是在平常听到,肯定觉得搞笑。但当时我一点也笑不出来,因为我知道下一个出洋相的就该是我了。

这时从病房转来一位产妇,她是生二胎的,比较有经验,也比较镇定。听她给老公打电话,似乎她老公在外地出差,然后又听她打电话似是跟同事交待什么工作上的事情。她准备自己生,而且坚持不做无痛分娩,真是个坚强的妈妈。

很快,疼痛的间隙从5分钟减少到2分钟,甚至一分半钟。疼痛的感觉似乎已经超越我所能忍受的底线了(后来我才知道这才哪到哪啊),像是有人把手伸进我肚子里,往外掏我的内脏。这时候,脑袋上的汗水已经不像是冒出来的,而像是用盆泼上去的了。好在是秋天,若是在冬天,一定是云蒸霞蔚,热气直冒,赶上裘千丈练功了。

我又喊大夫,“我吃不消了,麻烦您看看产房空出来了没有。”

“刚空出来一个,我看看你们两个谁宫颈开得多谁就先进。”说着回头冲那个生二胎的妈妈努了一下嘴。

再一次肛检。

“呀,开了四个多了,叫她家属,进产房。”

我自己提着那一堆用得到用不到的东西,跟在小护士后面,往产房走。半路上,又是一阵宫缩,我问,疼过这一阵再走行吗?年轻的实习小护士说,“坚持一下吧,进了产房就可以打麻药了。”我硬着头皮继续走,觉得不断的有水顺着腿流下来。

进了产房,爬上高高的产床,觉得疼痛越发厉害,想着过去被剖腹挖心处死的人,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忍不住哼出声了,又觉得哼哼唧唧的好丢人啊,便死死抓着产床下面的铁架子。这时老公换好衣服进来了,我抓着他的手,很大很厚很温暖,感觉踏实多了。老公问我给打麻药了吗,我说还没呢,他就松开我去另一间产房找麻醉师交涉。因为是夜间,只有一位麻醉师值班,若是遇上剖宫产的,便没有时间理会我们这些顺产的了。好在麻醉师很快来了,拿了一张单子让老公签字,大约是什么打死了人他们不负责之类的吧。老公还想看,我说别看了,快签字吧,我快疼死了。

麻醉师一边准备东西,一边对我说:“无痛分娩不能完全消除疼痛,只能起到减缓的作用,但由于它的用量只是剖宫产的十分之一,因此相对是安全的。”

然后她让我蜷起身子,把后背露给她。消毒之后,砰地一声,像是一把钉枪把一颗钉子打到了我的脊柱里,然后又发出咔嗒咔嗒几声响,由于背对着她,因此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发出的声音,也没有力气问。

“五分钟之后起效。”

果然,过了一会,虽然镇痛一阵比一阵频繁,但疼痛已经在能够忍受的范围之内了。医生又来检查了一下,说我的条件很好,宫颈很薄,开得很快。老公问我要不要吃巧克力,我一点胃口也没有,但想到一会进入第二产程很费力气,就点了点头。老公粗手笨脚的,把大半块巧克力使劲塞进我嘴里,差点没噎死我。我干瞪眼,使劲咽也咽不下去,想骂他又被糊住了嘴。他又开了瓶红牛,用吸管喂给我喝。吃完东西,觉得疼痛又厉害了,这时才看到我的腰上拖着一条长长的管子,下面连着一个巨大的针管,针管里是麻药。我让老公再给我推点。于是,一疼得厉害了,就推一点,很快一管子药就都推完了。在我又承受不了,想让大夫再加点药的时候,她又给我检查了一下,说,基本上开全了,光剩下一个边了,让我再忍忍,因为无痛分娩的麻药只对开宫颈有效,真正进入生产的过程就不起作用了。而且如果不痛孩子是生不下来的,因为你不知道何时用力。

光剩一个边儿?真是通俗易懂的语言啊!此时浮现在我脑海里是一个清炖甲鱼壳的形象。

这时听到了隔壁产房里小孩子哇哇大哭的声音,有人喊,是个胖小子。是那位用章丘口音唱歌的产妇生了。

等我在疼痛中忍到宫颈全开了之后,真正的疼痛才刚刚开始。

助产士吆喝了一声,几位小护士一起来鼓捣我躺的产床,只听见噼里乓啷一阵响,原本像普通病床一样的产床,像是变形金刚一样变了形,腿部位置的床板没有了,两边升起了两个架腿的架子。但是助产士并没有让我把腿搭上去,而是让我把脚掌踩上去,然后抱着自己的大腿根。她告诉我当再有镇痛的时候,就憋住一口气,像是拉大便一样,肛门用长力。真是奇怪啊,生孩子难道不是产道用力吗?

这时是8月31号清晨5点10分。

每一次镇痛,大约一分钟,我想人是不可能在这种剧烈疼痛下憋气这么长时间的。助产士让我中间换一口气,像是潜游换气时一样的。我尝试了几次,在剧痛时用力简直会让我神经崩溃。助产士大声批评我,“你的力气都使到脖子上了,看你脸红脖子粗的,孩子一点都没动!”我已经没有力气回答了,因为每一次用力都会让我脑缺氧,浑身一阵发热,脑子里一片空白。护士给我插上了氧气,我却觉得作用不是很大,脑袋疼得发麻。

“用长力!快点!否则小孩在产道理会脑缺氧!”

脑缺氧?太可怕了!宝宝你一定要和妈妈一起加油啊!

“持久用力!不要使猛劲,否则会把宝宝脸擦伤。”

真的没有力气持久了,我真的能顺产出来吗?那时我一点信心也没有了,难道要剖吗?想一想又觉得不甘心,九九八十一拜,就差这一哆嗦了!

都说生孩子没有疼晕过去的,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每次用力到了一定时间,我就会晕过去,这种感觉是我28年来从没有体会过的——先是眼前一片银光,浑身发热,嗓子眼发甜,接着脑子里一片混沌,忘了自己在哪里,在做什么,甚至忘了自己是谁,似乎是一个魂儿,在宇宙间飘荡。过一会儿,又会自己醒过来,继续承受着难以承受的痛苦。都说生孩子是死过一回,天哪!明明是死了好几十回啊!而且,同被动承受的疼痛不同,这种疼痛是自己主动用力造成的。就好象刀子拉了手是一种感觉,把自己的手主动放到刀子上,又完全是另一种感觉。

“加油,看见孩子的头发了!”

我能行!我在心里为自己鼓劲。终于,我的声带不受控制的发出一系列奇怪的声音,那声音很陌生,似乎不是我的。但是叫出来的确好受多了。

助产士似是把手从肛门里伸进去帮着托孩子,此时我的感觉已经很迟钝了。

“好,头出来了!先不要用力了。”我知道此时助产士要给宝宝清理口鼻里的羊水等杂物,等清理干净了再让宝宝全部出来,拍打他的屁股,让他哭出来,启动肺部的功能。这也就是为什么顺产儿比剖腹产宝宝较少得新生儿肺炎的原因。

几秒钟之后,助产士让我继续用力,很快,一股热乎乎的东西被揪了出来,老公说,是个姑娘,可遂了你的意啦!我使劲抬起头,看到一个白乎乎的小东西,真的是个小东西啊!像一只可怜兮兮的流浪猫,被倒提着,又被狠狠地拍了屁股,发出娇柔的,啊啊的哭声。护士托着她的小屁股给我看,看看男孩女孩啊?

女孩。我说。

此时是2010年8月31日清晨六点零五分,窗外是一片薄雾般的晨曦。

爱学习的孩子,抢着出来早上一年学啊。

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是我整个孕期最关心也是最好奇的问题之一,常想象着生个男孩怎样怎样,生个女孩怎样怎样。我一直觉得喜欢一切漂亮东西、又多愁善感的自己更适合生女儿。况且我实在想象不出将来应该怎样和儿媳妇相处,因为我不能忍受自己的宝贝儿子整天搂着别的女人。我曾和老公开玩笑,要是生个儿子的话,只要我活一天,就不许他结婚。不过老公和老妈都想要男孩,所以我一直很希望能让他们满意。但是在这一刻,我一点也不在意宝宝的性别,仿佛自己从来没关心过这个问题一样。

随后她被放在一边称重量,按脚印。2370克。足月小样儿。体重过低,要送新生儿病房。

我瞪大眼睛看着她,她也看着我。她的脑袋应该是被产道挤压的吧,长长的,脸上涂了一层厚厚的乳白色的胎脂,眼珠又黑又大,细密的卷曲的头发打着柳儿,紧紧的黏在头上。看上去半截黑半截白,像一颗感冒胶囊。

随后,她被包裹了起来,由老公送去新生儿科了。只剩我自己躺在产床上,有助产士帮我娩出胎盘。这个过程并不算痛。

“会阴有轻度的撕裂伤,我帮你缝几针。”

缝针的过程没有打麻药,但是和生产的痛苦比起来,针扎肉以及线在肉中穿过的疼痛简直是一种享受。我想今后我应该不会惧怕任何肉体上的痛苦了吧。

由于是8月31日,为了早上一年学,很多妈妈都选择在这一天剖腹产,因此没有床位,我在产床上一直被晾到八点半,才等到一个加床。那个病房里已经住了六位新妈妈和宝宝。其中就有那位章丘口音的妈妈,一聊才知道,她才23岁,真年轻啊。我23的时候还整天看蜡笔小新和柯南呢。除了我们俩,其他产妇都是剖腹产,挂着尿袋,插着止痛泵,表情痛苦不堪。而我们两个,已经能自己走着去上厕所了。

等到下午,托了关系,我被调到了单间。老妈和小姨给我买了下奶的全汤,一直处在兴奋之中的我,喝了两大碗之后就沉沉睡了。半夜突然被隔壁的婴儿哭醒,摸着自己仍然很鼓,却柔软不再有胎动的肚子,看着身边空空的婴儿床,觉的自己像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从备孕到生产,一切都那么不真实。我的孩子呢?

第二天我已经行动与常人无异了,亲自跑下楼去儿科病房打听宝宝的情况,护士说由于胎膜早破,导致宫内感染,脸上和脖子上长了疱疹,不会吃奶,而且黄疸也比较严重,正在照蓝光。我看了自己生产时的记录,脐带绕颈,羊水浑浊,天哪,若是当时有时间做个B超的话,我一定没有勇气选择顺产。

第三天,宝宝的情况好转,签字之后,我终于把她抱回了我的病房。把她那小小的、温柔的身体紧紧地搂在怀里,我偷偷的哭了。亲爱的女儿,我要用一生来守护你,要努力当天下最称职的妈妈,让你成为天下最幸福的小宝宝!

晚上,殷吉庆给我打电话,问到我做新妈妈的感受,我想了想,说:“好好孝敬你妈妈吧!”

  评论这张
 
阅读(906)| 评论(9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