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箫的博客

黄箫的油画作品

 
 
 

日志

 
 

厚与薄  

2009-10-25 17:24:16|  分类: 美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我自酿的葡萄酒开封了。葡萄是我从长白山老林子里摘的最适合酿酒的野葡萄,工序和辅料也都是按照农科院葡萄酒研究所的配方做的。倒入高脚杯,耀眼的玫瑰红色,鲜艳的只能用娇媚两个词来形容。我眉开眼笑的清啜了一口,顿时大失所望,口味酸甜,说是饮料倒是上乘,若说是酒,唉,——薄!

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喝从农科院带回来的92年的葡萄酒,那酒黑乎乎稠乎乎的,看起来像酱油,喝到嘴里酸溜溜咸吱吱像老陈醋,但咋把咋把嘴儿,醇香甘甜,回味无穷。

我的画一直存在“薄”的问题,这几年一直困扰着我。

我曾经问老陈,我和他画一样的东西,一样的构图,甚至颜色我也抄了他个八九不离十,为什么他的画就是厚实,我的就是薄气呢?

他说为什么一定要厚实?薄有薄的好,轻盈灵动也是一种美啊。

我说那为什么跟薄在一起的都是贬义词,比如形容冷漠无情叫“薄情寡义”,形容姑娘长得没福气就说“薄脸薄皮”,奉承老头儿都说“厚德载物”,夸人家混得好都说“高爵厚禄”?厚总是比薄好。

老陈说还有“厚颜无耻”呢。

我说,我在请教您学术问题,请别抬杠。

他说,你二十岁的小姑娘画东西自然薄,年纪大了就厚实了。急不得。

看来他老人家说的是真的。

也许就像这酒吧,不论原料再好,工艺再精,年头不到,就是不够境界。

姑且欣赏新酒的颜色,等它成为陈酒,再细品它的芬芳吧!

  评论这张
 
阅读(43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