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箫的博客

黄箫的油画作品

 
 
 

日志

 
 

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2009-09-17 15:13: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说今年国庆放八天假,我和粽子决定也相应国家号召,出去好好玩玩,放松一下,顺便拉动一下内需。但为了不在国庆期间当冤大头,我们决定提前出行,开始我们的东北自驾游。

        我们是下午五点左右到的锦州,这座城市笼罩在橘黄色的夕阳之中,空气清新,天高云淡,十分热闹。

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人力三轮车,在一般的城市很难见到了。

 

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我小的时候坐过驴车,那是一段十分美好的记忆,我反复絮絮叨叨给我的朋友们讲过。那是有一年春节,我和妈妈去农村的姥爷家,连续天降大雪不通汽车,我们又急着回去,姥爷便用毛驴车拉着我们去火车站。那时天蒙蒙亮,月亮还挂在天上没有隐去,我盖着厚厚的大红底子牡丹花的被子,望着无尽的天空。毛驴拉着车,晃悠悠的走在山路上,那个美啊!不过后来我妈提醒我,我姥爷家住平原,压根就没有山。事实上我当时因为冷,一直哭丧着脸。这幅场景是被后来的我美化了的,可我真的记得是这样美好的啊,也许是把自己的这段经历和王沂东或者王宏剑的哪副画混淆了?也许吧,因为记忆中的历史并不是真正的历史。

 

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多么洛佩兹的风景啊!

 

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被阳光镶上了金边的人力三轮车。

 

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在看招聘启事的人。

 

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走在回家路上的人。

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卖梨的人和买梨的人。

 

        粽子的朋友接待的我们,他们是一对夫妇,自己开的公司,每年几千万的买卖,开着奥迪车,穿着打扮却十分朴素,说话也十分低调。他们说请我们去锦州最好的海鲜馆子吃饭。停车之后,他们说饭店后面就是锦州有名的古塔公园,那里有一个很高很老的塔,问我是否有兴趣看看,我说太有了。也不在意自己穿着配晚装的十公分的细根鞋子,一路像打着快板就直奔古塔去了。

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围着塔祈祷的人。(天已经黑了,相机实在端不稳了)

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我见过的塔应该还算不少,风光旖旎的六和塔,冷傲古朴的宝俶塔,名贯中外的大雁塔,我家门口的四门塔,但都没有这座塔给我的震撼强烈!很好地体现了北方地区少数民族作品中独有的粗犷奔放的艺术特色,注重大感受,而不拘泥于小细节。当我站在塔脚边时,深深地被它感动了,真想和那些礼佛的人一起下拜。猛然想起自己穿的是超短裙,只能作罢。

        大家还等着我吃饭呢,我只能恋恋不舍的离开古塔公园。原定明天一早要赶往长春,我决定再来看它一眼。

        第二天早上六点钟,我又一次来到古塔公园,又有了令我欣喜不已的发现。

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佛祖脚边落满了鸽子,让我想起了许多美丽的佛教故事。

 

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虔诚的礼佛人。

 

        因为宾馆七点半才吃早饭,我得以十分从容的和晨练的大爷大妈们聊天,并通过塔下的简介简单的了解了一下古塔的历史。

        据明嘉靖碑文(宣大巡抚文贵撰)载:金代的中靖大夫高琏曾写过《塔记》说,塔建于辽道宗清宁三年(1507年),是为收藏皇后所降的舍利子而建。塔是砖实心密檐式,现高57米。塔身八面,每面雕有一佛胁侍,三个宝盖和两位飞天。飞天翱翔于上,大佛端坐龛中,胁待肃立龛旁。塔檐共十三层,每层各角原来都有楠木挑梁,上托檐角,下缀铜铃,现多已脱落,仅西北角还剩11根。塔顶早在永乐年间被明军用炮打落。塔上砖雕的梁、柱、斗拱和花饰等也多半脱落。塔座在1933年曾用青砖维修。古塔体量宏伟,是辽西最高的古代建筑,是京沈途中唯一能从列车上望到的辽代高塔。它具有历史和艺术价值,是省级文物,也是锦州古城的标志 。

        从古塔公园的铁围栏缝里,可以看到正在装修,没有对外开放的大佛寺:

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真美啊!苍凉而悲壮!恨不得从栏杆缝里挤进去!工作人员说要用三年的时间进行装修,我的天爷啊,不知道他们想装修成什么样子,柱子和牌匾都刷上鲜亮的油漆?他们不觉得现在的颜色由于风化和氧化,已经成为天地自然的颜色了吗?换上仿古地砖?他们不觉得现在的青石地面由于几百上千年的踩踏和雨淋,而多么让人感慨吗?或者把锈迹斑斑的铁栏杆换成铝合金的?或者——我越想越丧气。

       从指示牌上看,大佛寺边上就是锦州市博物馆。到一座城市,我喜欢先逛当地的博物馆,再逛当地人生活的老街区,基本就对这个城市了解个大差不离十了,至于旅游景点,我一般是懒得去的。这次锦州市博物馆被我撞上了,而且从外表看,气势博大,远远不像我对一般地级城市博物馆的印象,焉有不看之理?我决定吃完早饭再回来,

       吃完早饭,磨蹭了好长时间才等到博物馆开门。我的影子映在博物馆的玻璃门上:

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博物馆门口的流浪汉。

 

       馆内大部分地方都在维修,乱糟糟的,打着哈欠看完一溜粗糙的民间瓷器之后,一排各种釉色和造型的鸡冠壶映入眼帘,上研一时,为了攒学分,我选过朱叶青先生的辽金瓷器史,这种鸡冠壶听他讲过,看过图片,也从浙江博物馆见过一个实物,可是这种国宝级的东西一堆一堆的放在一起,真是令人咋舌!

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鸡冠壶是辽代典型壶式器型,因器型像马镫和饰有鸡冠装饰而得名,由北方契丹族盛水的皮囊演变而来,是具有北方少数民族特色的瓷器样式。早期的鸡冠壶仿马背上携带用以盛水、乳、酒等液体的容器马盂,所以是扁身单孔,似两片皮页,器身上有仿皮制品的针脚和接缝。后来鸡冠壶逐渐变化,变成扁身环梁式,器身上的装饰也增多了,但仍保留用泥条附加成似皮囊式装饰。再发展,鸡冠壶变成底部加圈足和带提梁式,这种鸡冠壶便于室内生活,可以放在桌上或地上,到辽圣宗以后鸡冠壶便逐渐消失了。鸡冠壶的变化,反映了契丹民族接受汉人习俗的变化,从马背上变为较稳定的室居生活的变化。

 

一些化石,多像贾克梅蒂的画啊!乐死个人儿!

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山东人看东北 之 锦州篇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从博物馆出来,我们开始了此次东北之行的第二站——长春。


 

 

 

 

  评论这张
 
阅读(389)|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