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箫的博客

黄箫的油画作品

 
 
 

日志

 
 

最后的官扎营  

2009-11-15 13:56:4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提起官扎营,济南人都会撇嘴,说她是棚户区,是济南最下层穷百姓扎堆的地方,说她脏、乱、差。这里没有老城区济南市民家庭都有的青砖绿瓦的四合院,没有家家泉水户户柳的诗情画意,也没有老商埠区的各种风格的老洋房和法国梧桐。因此,当政府要把这一片推倒改建为济南火车站北广场时,全市人民难得一致的说好,连那些“城市保护者”们也没有站出来说什么。

其实,官扎营社区也有她曾经辉煌的历史。

这一区域大约形成于清朝康熙年间,先是有兵营驻扎,而后有百姓定居,故名“官扎营”。至清末民初人口渐旺。

官扎营有几条东西走向的主要街道,即前街、中街、后街、西街(南北向)、成丰街。  还有30多条小巷穿插其中,把这一带分割成了一块块居住区域。这些巷子有深有浅,有的以地形地貌命名,有的以地上物命名,更多的则是以人物命名。

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成丰街形成于1921年,苗氏家族在这里创办成丰面粉厂后出资铺设。现在成丰面粉厂的厂房历经风雨和大火,依然伫立。

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火后余生的成丰面粉厂)

神槐巷位于官扎营中街,这里早年曾有一株古槐,人们在此结庐而居后形成街巷,遂命名为“神槐巷”。而那棵古槐,现已不存在了。

五路巷位于官扎营前街西首,有一东一西两条巷子。这一带原是一片空地,曾经有一盘石碾子,供附近的人们碾米之用。久而久之,人们踏出了五条不同方向的小路,后来陆续有人在这里建房居住,将形成的两条巷子命名为“五路巷”。

清泉巷并非因附近有一眼清泉而得名,而是一位叫“胡清泉”的最早在此建房居住,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为“清泉巷”。小时候我外婆就住在这条巷子上。

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清泉巷:我在这里度过了很长一段童年时光)

 隆怀巷是张兴隆和李怀仁在各自的名字中取出一个字而得名;清鸿巷则是由王保清和茅鸿熙共同命名。

 官扎营的民居,以带有院落的普通平房居多,或是一户单住,或是几家杂处。官扎营前街和西街上,亦有不少门头房,既用来居住,亦兼做些小本生意。

    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在官扎营的街巷里,亦散落着不少颇为讲究的宅院,以中式四合院居多,间或也有西式或中西合璧的院落。官扎营中街的103号,是一座二层洋楼,楼上楼下各有4根爱奥尼克立柱支撑着游廊,名曰“侯家大院”。对于它昔日的主人,坊间说法不一。有的说是一位县长的房产,在这里养着娇妾;有的说是由一位富商所建。虽然说法各异,但从这座楼房的规模和形制来看,它的主人既富有且具西方思想,当无疑问。

   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侯家大院)

 

官扎营后街11号,坐落在一条静谧的巷子里。这处宅院的门楼,乃西式形制。当年,一对惠民籍的赵姓夫妇来到济南教书,数年后建了这处宅院。

 

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在成丰街的一条巷子里,有一处比较讲究的四合院,原来共有正房5间,东西厢房与倒座各3间。它的主人元汉臣,4岁时随父母逃荒到济南,没有念过一天书。成年后,他跟着一位德国人学了一口流利的德语,并在德国领事馆谋了一份差事。元汉臣靠着省吃俭用,积攒了一些钱,于1933年建了这处四合院。斗转星移,物是人非。如今,这里已经成了一处杂院了。

    济南开埠以前,粮栈都集中在泺口,开埠以后,官扎营得地利之便,遂成了粮食集散重地。在官扎营中街上,不少粮栈坐落在两旁。现在的居委会所在地,早年就是个粮栈。这处宅院坐北朝南,拱形门洞十分宽阔,可以进出马车。

    

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国营官中粮店:在官扎营中街,小时候我姥姥都是在这里买粮食物是人非换了人家,字号却还是当年的)

官扎营中街73号,门楼右侧是一座四开间的铺面,后院则是主人居住的地方。济南解放后,这处粮栈被收归公有,一直为国营粮店所使用。而今,虽然粮店已经不复存在了,但门楼下方还挂着“国营官中粮店”的牌子,至今没有摘掉。

最后的官扎营 - 黄箫 - 黄箫的博客   

 (通裕公司)

在官扎营前街西首,有一处看似民居的院落,实际上也是一个粮栈。大门上方的女儿墙作了匾额,“通裕公司”四个大字至今清晰可见。从这里南行数十米,便是成立于1916年的济南粮业公所旧址。早年,粮业公所也被叫做“粮关”,济南的粮食交易都要在这里进行。

    官扎营一带粮食交易活跃,而且紧靠铁路线,先后有数家面粉厂在这里兴建。这些面粉厂建成以后,带动了运输等行业,使这里的人们有了更多的谋生手段。

    官扎营北面的工商河,乃人工挖凿而成,与小清河相连。在历史上,小清河曾是一条重要的水路运输通道。1925年,济南商埠总局将官扎营至泺口之间的区域拓展为北商埠。为了将小清河的航运和铁路连接在一起,便在官扎营以北挖凿了一条引河,即工商河。工商河从北闸子庄南侧的小清河起,向南穿越堤口路,再向东穿越成丰桥,至成通纱厂(今国棉四厂)西侧向北,在凤凰山庄北端入小清河,全长共6.6公里。1927年,工商河正式通航后,小清河的船可以驶进工商河,在成丰桥畔停泊,极大地方便了商埠货物的进出。

    我昨天回去拍照片,发现街上的人都不认识了,口音南腔北调。再过几个月这里就要拆干净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90)| 评论(6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